註冊

《臥龍湖往事》: 臥龍湖畔的血色愛情

2016-10-08 06:11:09 沈陽晚報 
《臥龍湖往事》: 臥龍湖畔的血色愛情

  吳尚真,1953年3月生於遼寧省康平縣,曾任《沈陽日報》記者,寫過三百多萬字的新聞稿,並在中央、省、市獲獎,是《沈陽日報》唯一一個幾十年堅守在農村的記者。為了這部《臥龍湖往事》,吳尚真付出了多年辛苦與努力,這部小說寫了一個滿族女人的愛情故事。《當代》雜誌副主編、《臥龍湖往事》責編楊新嵐曾說:小說的女主人公龍格珞是一只美麗的天鵝,許多讀者對此深有同感。龍格珞做女人靚麗芬芳,似水柔情;做戰士錚錚鐵骨,愛憎分明;她把母性的慈愛播撒給鄉裏鄉親乃至異族敵人。可以說,作者用全新的視角、鮮活的故事,勾畫了一個北國邊地的滿族女性,在文學百花園裏又塑造出一個豐滿的中華女性形象。

  女主角龍格珞人物淵源

  作為小說人物,龍格珞這個女人是虛構的,但激發作者創作這部小說的靈感,卻來自一個悲情而又蒼涼的真實故事。上世紀初,日俄在東北大地上血腥廝殺,俄國人退守四平,日本人尾隨而至,在康平城北老屠宰場旁的通衢大道上設立關卡,盤查北來的俄奸。短短三天工夫,砍下了37個中國人的頭,頭顱掛在樹梢上,後來埋進一個大大的怨冢。

  吳尚真的家就住在康平城北,從小聽到很多戰亂傳說。據說在長達半個多世紀的時間裏,每逢陰霾天氣,那些冤魂都會發出撕心裂肺的瘮人哀嚎。當年的冤魂裏有一對夫妻,他們留下的兩個幼子,一個被日本軍醫抱養,日軍侵華時,他成了滿蒙少將特派專員;一個流落街頭,成為富人家的豬倌,土匪被招安後,當上了康平縣自衛團的團長。自衛團長的妻子蒲瑩香曾就讀於東北大學,據說是蒙滿貴族和親生下的格格,這個女人長得漂亮,學問也好,她和丈夫聯手,與日本人在臥龍湖地區廝殺周旋了14年。

  蒲瑩香在血和火的年月裏,還興辦教育,援建了好幾所小學堂。解放戰爭中,她的丈夫去世,她將3個孩子撫養上了大學,自己卻用當教師微薄的薪水周濟老兵。1968年10月,康平縣的街面上掀起了“群眾專政”的狂潮,當過土匪又跟蒲瑩香抗過日、靠掌鞋為生的一個老兵也沒有幸免,一次批鬥過後,他回到家中,用嘴咬著電線頭自殺,年過六旬的蒲瑩香聞訊,用清水給他凈了身,換上衣裳,磕頭求人發送了他。

  吳尚真的老父親讀過4年私塾,人送外號吳老記。吳老記字寫得好,記憶超群,見解獨到。那個人妖不分的年代,當人們稱蒲瑩香是歷史的狗糞堆時,吳老記卻稱她為民族的鋼條、民族的骨頭、世間楷模。父親的種種講述,在吳尚真的心中打下深刻的烙印,成為他後來構思《臥龍湖往事》和女主人公的淵源和動力。

  龍格珞的鐵骨柔情

  龍格珞不同於《紅高粱》中的九兒、《白鹿原》中的田小娥。九兒和田小娥的美麗柔情自然芬芳,她們與命運的抗爭精神來自人性的原始衝動。龍格珞卻不是這樣,她出身高貴,在那個年代接受過良好教育,是一個被信仰武裝起來的新女性,可又始終因種種磨難遊離在組織之外。她敢愛敢恨,在抗禦外辱的鬥爭中,她是懷著理想和信念去戰鬥的。她的人生苦難遭逢、悲情四溢。出生時母親橫胎難產,是蒙醫巴圖大夫像在草原上援救難產母馬、用手伸入馬腹中掏出小馬駒的原始辦法,把她帶到了人世間。蒙醫巴圖大夫給她起了一個漂亮的名字,叫龍格珞。龍,是因為她生在臥龍湖;格,是因為她是滿蒙貴族和親的公主格格;珞,是讓她的命運像美麗的石頭那樣堅硬。格珞,有著滿語天鵝的諧音。

  少女時代,龍格珞父親布魯堪和縣長韓開疆冰火不容,父輩之間結下的怨仇,讓縣長女兒韓詩玲嫉妒自私的心胸膨脹,為仁愛和善的龍格珞苦難人生埋下了伏筆;父親一句割下仇人蘇老帽首級者即為我婿的荒唐遺囑,也為她的苦難人生埋下了伏筆。生長於戰亂的這個女性,她的苦難經歷,既是性格、家運,更是那個時代給她的命定。

  龍格珞和男主人公劉卓倫是一對天生的冤家,他們之間有恨有愛,有共同生活的機會,有風雨同舟的戰鬥歷程,但又始終沒能走到一起。劉卓倫出身草莽,卻對文化女性心馳神往,感情遭到韓詩玲的戲弄,仍然不改初衷。遇到美麗文靜內斂的龍格珞一見鐘情,龍格珞卻因恩人李夢齡的挑唆,誤以為劉卓倫是殺父的元兇拒不允婚。劉卓倫氣惱上來,將龍格珞典給李夢齡手下的惡奴包氏三兄弟繼香火,李夢齡從中做梗,劉卓倫要治罪李夢齡,對其施以騎碾坨子凍宮刑。關鍵時候,龍格珞不計前嫌,挺身而出,結束了劉卓倫和李夢齡的尷尬仇鬥,促成他們歃血為盟共禦外辱,並和劉卓倫並肩戰鬥,投入到抗日鬥爭的洪流中去,顯示出這位中國知識女性的寬廣胸懷。

  血和火的洗禮中,龍格珞和劉卓倫摒棄前嫌,擦出了愛情的火花。劉卓倫負傷昏迷不醒數月之久,龍格珞日夜守候在他的床前,為他端屎端尿,餵水餵飯,用優美的歌聲呼喚他醒來。可是醒來的劉卓倫呼喚的第一個名字是韓詩玲,這讓龍格珞十分傷感,但她還是同心同德跟著劉卓倫共赴國難。國難面前,個人的情感要放在後面,中華女性的隱忍、寬容和大度,在龍格珞身上充分體現。

  傳播博愛的使者

  嫉妒是女人的天性之一,韓詩玲在龍格珞身上的種種作為,應了那句老話:最毒莫過婦人心。韓詩玲為讓龍格珞淪為人下人,在龍格珞身上使出了百般手段,讓她去給砍下蘇老帽首級的李夢齡去當小老婆,去給軍閥當小妾,甚至用計讓她淪為娼妓。更加惡劣的是她利用日本人小林次郎對龍格珞的禽獸感情,使革命組織遭到破壞,龍格珞的初戀愛人董漢卿因此喪命。龍格珞是個聰明人,她對韓詩玲的種種陰謀已有察覺,可她還是寄希望於韓詩玲能夠改邪歸正。韓詩玲奪走了她的戀人劉卓倫,在韓詩玲負傷的時候,龍格珞卻輸血救活了韓詩玲。

  龍格珞曾遭到小林次郎的侮辱,這是她決心要抗日的導火索,在她和劉卓倫中計被困在中心島的時候,他們俘虜了12個日本女戰俘,其中有日本駐縣指導官山本一郎的妻子山本素子,小林次郎的妹妹小林富枝。龍格珞誠懇地告訴這些日本女人,大家都是日本軍國主義的受害者,她的一番話使這些日本女人心靈震顫。中心島上發生了糧荒,她和戰友野菜充饑,卻讓12個日本女俘喝上粥,使這些日本女人感受到了正義的力量、中國人的寬容大度,進而對這場罪惡的侵華戰爭有所反思。

  小說中,對龍格珞的博愛之舉還有很多描述,相信讀者會印象深刻。龍格珞曾改李叔同《送別》一歌為校歌,歌中唱到:沙丘外,龍湖邊,荒草苦連天,日夷讓我家鄉殘,仇恨撒滿山……這樣的歌聲,反映的就不僅僅是一個女性的母愛、博愛,而是在外敵侵略之下,一個中華女性具有的愛國胸襟。

  龍格珞這個藝術形象,是康平臥龍湖畔的一只美麗天鵝,她因這片浩瀚湖水而生,也讓臥龍湖水更有文化內涵,提示後人不能忘記這片土地上曾經有過的民族恥辱與各方人士的英勇抗爭。上個世紀的中國東北,曾經有過14年被異族欺淩的屈辱歷史,從文學的角度而言,對那段歷史的反思、反映還遠遠不夠,遼沈作家任重道遠。作為一個土生土長的文人,吳尚真以自己家鄉的真實歷史為背景嘗試創作小說,這種努力難能可貴。臥龍湖畔飛出了一只美麗天鵝,未來也許還應該有天鵝群出現。文學創作、文化積澱不是一朝一夕之事,重要的是,有誌者已經拿起手中筆。(張穎

  本文作者張穎:遼寧省文藝理論研究室主任,《藝術廣角》執行主編。中國作協會員,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理事。寫作小說、散文、評論等多種文體,曾獲中國圖書獎等多種獎項。

(責任編輯: HN666)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臥龍湖往事》: 臥龍湖畔的血色愛情》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