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基金   微博   新聞   個人門戶  search2
正在直播

恢宏南中軸 未來在豐臺——豐臺區域價值發展論壇

隨著新版北京城市總體規劃的正式批復,為豐臺的發展提供了重大歷史機遇。豐臺區將以首都商務新區、麗澤金融商務區、中關村豐臺科技園、國家產城融合示範區四大重點功能區為主戰場,提升基礎設施和產業承載能力,全面優化“高精尖”產業布局。豐臺區南中軸旁還將建設一個面積達一萬四千畝的北京南苑森林濕地公園,打造生態修復、休閑健身、科普教育、文化創意、高端商務於一體的綠色空間,把生態引入城市,構建藍綠交織、水城共融的美麗豐臺。在新時代首都功能重新布局的大格局中豐臺區以更加開放的視野促進產業集聚,加快創新、綠色、文化、和諧豐臺建設,全面開創現代化、國際化首都中心城區新局面。

12月27日,以“恢宏南中軸 未來在豐臺”為主題的豐臺區域價值發展論壇在國家信息中心舉辦,數十位行業內知名專家學者齊聚一堂,共同探討區域發展價值,和訊小編即將為大家呈現現場精彩觀點~

14:00

主持人開場

主持人:尊敬的各位領導、各位來賓,大家下午好,歡迎大家來到由新京報主辦的“恢宏南中軸,未來在豐臺——豐臺區域價值發展論壇”。我是今天活動的主持人趙敏,非常感謝各位的到來。


 

隨著新版北京城市總體規劃的正式批復,為豐臺的發展提供了重大歷史機遇。作為平衡南北發展的均衡器,豐臺區將以首都商務新區、麗澤金融商務區、中關村豐臺科技園、國家產城融合示範區四大重點功能區為主戰場,提升基礎設施和產業承載能力,全面優化“高精尖”產業布局。而將生態引入城市,也讓我們更期待一個藍綠交織、水城共融的美麗新豐臺。南中軸效應正在爆發新的潛力,豐臺的發力無疑將改變南城甚至整個北京的城市格局。建設首都商務新區的意義和亮點到底在哪裏?南中軸延長線建設,能看到哪些新豐臺未來的發展趨勢?我們今天都將一一聚焦。下面,首先讓我為大家介紹今天到場的各位領導和嘉賓,他們是:


 

國家行政學院應急管理培訓中心主任 馬寶成;   中國區域經濟學會副會長兼秘書長 陳耀 ;   北京房地產協會副會長兼秘書長 陳誌;   新華社瞭望智庫研究總監、首席研究員 姜鐵英;   石榴集團品牌總監 徐振峰;   天恒置業集團地產事業部營銷總監 柳湘第;   葛洲壩地產北京公司營銷總監 陳浩宇;   招商蛇口北京公司營銷總監 齊鑫渺;


 

還有來自主辦方新京報的領導: 新京報傳媒執行總裁 張學冬; 新京報傳媒廣告中心副總經理 王遜;


 

感謝各位領導和嘉賓的到來!


  

同時,感謝本次論壇的支持方:天恒集團、中糧地產、中國葛洲壩地產、中國金茂、招商蛇口、泰禾集團、魯能集團、石榴集團,也歡迎今天到場的各位媒體朋友們,謝謝大家的支持。


新京報一直在聚焦著首都的發展,也在記錄著豐臺的發展,那麽首先有請主辦方新京報傳媒執行總裁 張學冬致辭。


 
14:10

新京報傳媒執行總裁張學冬致辭

張學冬:尊敬的各位領導、各位來賓、媒體同行們,大家下午好!


 

首先請允許我代表新京報社,對各位出席今天的“恢宏南中軸 未來在豐臺——豐臺區域價值發展論壇”的朋友們,表示誠摯的歡迎和衷心的感謝!


 

“曉色蔥蘢金障開,殿春花事數豐臺”。清代的豐臺是京城花鄉,花田遍地,景致宜人。而如今的豐臺是北京市的城六區之一,是首都中心城區和首都核心功能主承載區。新版北京城市總體規劃的正式批復,為豐臺的發展提供了重大歷史機遇,豐臺在地理位置上的不可復制性正一步步凸顯出來。與北京城市的其他區域相比,豐臺更像是顆未經開采的珍珠,正逐漸從沈睡中醒來並快速發展。在京津冀一體化的大背景下,北京將在周邊轉移和疏解非首都功能,豐臺被賦予了新的歷史使命,根據目前公布的規劃顯示,其首都商務新區的規劃建設,將豐臺作為平衡北京南北發展的均衡器,還將把南中軸打造成生態軸、文化軸、發展軸於一體的復合功能軸,這對優化豐臺空間布局、產業轉型升級,具有重大的戰略意義。在新時代首都功能重新布局的大格局中,豐臺具有更大的發展潛力和空間。


 

新京報社在14年間承載著新聞的理想,不斷出現在北京的大街小巷,以鮮明的價值追求、獨特的版面語言、貼近時代的審美情趣,吸引了全國讀者的關註。如今已經成為北京地區乃至全國極具影響力的全媒體平臺。堅持新聞專業主義、堅持品質源於責任,這與豐臺秉持奮進求實、與時俱進的發展理念不謀而合。作為本次論壇主辦方,我們更是希望借助媒體自身的影響力和平臺,為專家學者、業內人士搭建一個溝通的平臺。同時也為豐臺區域未來的整體發展規劃提供一個很好的交流。


 

最後,預祝本次活動取得圓滿成功,也再次感謝各位領導、各位嘉賓以及媒體同行的蒞臨。謝謝大家。


14:20

國家行政學院決策咨詢部(研究室)主任馬寶成:“解讀新版北京總體規劃之豐臺區域”

馬寶成:十九大報告裏面是這樣提出來的“到2035年,我們要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後面還有15年,“到2050年,是建設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所以2035年,從我們國家的發展規劃來看,是要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的階段。


 

馬寶成:北京現在定位的“一核一主一副、兩軸多點一區”,如何優化城市的空間布局,做好不同功能的加減法,如何守住人口的底線2300萬等的北京市總體規劃是以黨中央和國務院名義批復的。


 

馬寶成:在北京市的總體規劃之下,豐臺區未來的發展作用是北京南北平衡發展的均衡器。豐臺區委區政府對北京市新版總規劃之下豐臺未來的發展做了精心的部署和安排:第一要優化城市空間布局,第二是堅定不移疏解非首都功能,第三是抓好四大功能區的建設,第四是推動城鄉化、一體化發展。第五是保障和改善民生,做好公共服務。第六是怎麽樣做好城市治理體系的問題。


 

馬寶成:未來的發展主要是從五個方向來考慮。一個是創新,二是綠色,三是協同,四是開放,五是共享。


 

馬寶成:創新方面,我們要打造首都科技創新前沿陣地,要做好創新。


  

馬寶成:還有一個是軍民融合,現在我們軍民融合已經上升為一個重要的國家戰略,因為豐臺從它的發展歷史上來看,軍工、航天有很多都集中在豐臺地區。所以軍民融合發展這個戰略已經上升為國家戰略,也給我們豐臺的科技創新提供了很好的機遇。


馬寶成:第二個就是綠色豐臺,要進一步改善區域的生態環境。在北京市的新版總體規劃裏面,把生態涵養區作為總體規劃的一個非常重要的內容。加上原來豐臺本來就很好的生態基礎,良好的生態會大大提升豐臺的吸引力,特別是對於人才的吸引力。


馬寶成:第三個就是協調豐臺。協調豐臺主要著力點是加快城鄉化一體化發展。 一個是產業協調,二是東西協調,三是城鄉協調。


馬寶成:第四是共享豐臺。主要是提升豐臺區的公共服務水平。特別是基本功能,其中包括,教育、醫療、養老、基礎設施。


馬寶成:第五是開放豐臺,就是打造國際化首都中心城區,首都商務新區,要打造商務服務、時尚創意,包括各類交易展示,這本身就是一個開放的過程。


馬寶成: 第六是安全發展,打造平安豐臺。


14:45

中國區域經濟學會副會長兼秘書長陳耀:“首都新格局下豐臺區域未來發展趨勢”

隨著首都發展戰略、城市總體規劃的調整,豐臺也一直不斷調整著自己的功能定位,從近郊區到城鄉結合部,再到為首都功能拓展區,現在豐臺已成為首都中心城區。作為京津冀一體化協同發展的排頭兵,新興金融、總部基地發展的希望之地,綜合交通樞紐的集聚之地,已然成為承接城市核心功能拓展、現代經濟要素轉移、新興產業聚集的前沿陣地,豐臺鄰近主城區,交通便利,有京港澳、京開等多條高速,以及北京西站、南站等火車站樞紐,可以說是城南重要的“陸碼頭”。未來待新機場高速建設通車後,發達立體交通路網全面呈現,對內連接廣場與北京各繁華商圈互動,對外聯通京津冀區域經濟發展。


 

陳耀:北京市總體規劃裏面兩大軸線,其中縱向的中軸線就是跟我們今天所處的豐臺位置,中心城區那一塊。


 

陳耀:北京發展的主要目標,要堅持首都城市定位,優化提升首都核心功能,建設國際一流和諧宜居之都。


 

陳耀:未來五年主要是這麽幾個目標,一個是要疏解非首都功能,取得明顯成效,以北京新機場建設和南苑機場搬遷為契機,打通南中軸路。在規劃裏提到城六區的服務保障能力,也是講到了四個中心,尤其是要優化完善豐臺區、石景山區城市功能,為首都核心功能提供承載空間。


 

陳耀:首都的發展對豐臺區提出了新的定位,剛才馬主任也講到了這個定位。實際上一個區的發展,核心是發展定位的問題,北京現在是四大中心,中央給首都定位的是四個中心,政治中心、文化中心、科技創新中心、國際交往中心,這四個中心在各個區都有所側重,尤其在中心城區,城六區,比如說朝陽區主要是國際交往中心,側重在這方面。海澱區主要是科創、文化中心。東城、西城就是政治中心。現在很有意思的是,像豐臺這樣的地方在定位上,我們現在來看還不是非常清晰,其實這裏面除了國際交往中心、政治中心以外,科創、文化其實在很多區都是可以有這些功能的。


  

陳耀:豐臺區這些年在城市功能定位上一直不是很明確,是跟整個豐臺區的區域結構、區域特點分不開的,這個地方相對復雜一點。一個是它是城六區,豐臺是中心城區。另外,豐臺是一個重要的交通門戶,我們這裏也算是樞紐,進京很多都是要通過這裏的。


陳耀:豐臺區的功能定位,未來發展定位要打造的四個區,第一個是高品質生活服務的重要保障區,第二個是首都商務發展新區,第三個是科技創新和金融服務融合發展區,第四個是國家歷史文化和綠色發展示範區。


馬寶成:第三個就是協調豐臺。協調豐臺主要著力點是加快城鄉化一體化發展。 一個是產業協調,二是東西協調,三是城鄉協調。


陳耀:從這些年的發展變化來看,豐臺區跟整個北京市的發展變化,從大的趨勢上是差不多的。地區生產總值這幾年增速的變化是在下降;人口增長也是在往下走;服務業也有很多,總部經濟、IT產業都迅速發展起來;鄉一體化格局基本形成,農村地區和城南、西部、城鄉結合部等薄弱地區建設加快推進。


陳耀:未來豐臺區的發展,從總體上看,現代服務業加快發展,占比跟全市相逼近,但是制造業相對在城六區裏未來豐臺的制造業占比要高一些,這是肯定的。


陳耀:其實我們在探討區域價值的時候,著眼於是它的成長性,著眼於是它的未來潛力。豐臺未來的升值空間比較高。我是把它定位成,它具有高質量、高品質發展的後發優勢。


陳耀:認識豐臺區域價值重點是三個方面:一個是生態方面,未來豐臺生態環境尤其是在城六區裏會有非常獨特的優勢特點,永定河的生態走廊本身就有山、水、林、湖等特點,尤其是青龍湖區要打造國際生態湖區,成為北京城市功能疏導的重要板塊;二是交通優勢,除了交通樞紐的位置,還有新機場; 三是產業升級,產業升級通過京津冀協同發展疏解傳統產業、培育新型產業,整體上豐臺區域產業的結構會更加優化。


陳耀總體上講,未來這個地方的就業還是要保持非常高的水平,必須要求產業有產業支撐。我們也希望未來豐臺在高端制造業能保留一定的份額,能提供更多的就業,不光是現代服務業,還要形成比較合理的結構。這樣對於豐臺地區的發展是非常有利的。


15:15

主題論壇——恢宏南中軸 未來在豐臺

主持人:感謝陳秘書長的精彩演講,我們相信新豐臺會更加帶動自身區域乃至京津冀區域的經濟發展形勢,為提振區域提供更強有力的支撐。


 

聆聽了兩位專家的分享,我們深刻感受到,在科學規劃的指導下,騰飛的豐臺區域,未來可期!下面,進入今天的論壇環節,我們將共同從整體規劃以及區域經濟、交通、產業轉型升級、生態、人居等多個層面探討豐臺未來的發展。


 

首先請上本場論壇的嘉賓:


 

姜鐵英 新華社瞭望智庫研究總監、首席研究員;   陳 誌 北京房地產業協會副會長兼秘書長;   徐振峰 石榴集團品牌總監;   柳湘第 天恒置業集團地產事業部營銷總監;   陳浩宇 葛洲壩地產北京公司營銷總監;   齊鑫渺 招商蛇口北京公司營銷總監


 

姜鐵英:非常感謝主辦方的邀請,非常榮幸能擔任這一主題論壇的主持人。我是來自瞭望智庫的姜鐵英。再有四天的時間我們將迎來2018年,但是我們回首2017年,京津冀協同發展、疏解非首都功能,包括雄安新區,這是一年當中最關鍵的、最熱門的幾個詞匯,特別是黨的十九大報告當中,特別將這些戰略反復提及。這也為華北地區,特別是北京、天津、河北地區的未來發展增添了非常明確的基調。所以今天我們來到豐臺區,這個區域我平時來得不是很多,但是今天下車的時候我感覺還是不太一樣的,感覺這個地區建設得現代化,包括整個規劃都是不錯的。


  

陳耀:豐臺區這些年在城市功能定位上一直不是很明確,是跟整個豐臺區的區域結構、區域特點分不開的,這個地方相對復雜一點。一個是它是城六區,豐臺是中心城區。另外,豐臺是一個重要的交通門戶,我們這裏也算是樞紐,進京很多都是要通過這裏的。


在這個論壇上我想先請教陳誌老師一個問題,對於疏解非首都功能,對於加速京津冀一體化的協同發展有哪些重要意義?


陳誌:問題比較大。非首都功能如何定位,我們現在只是看到了官方的一些具體的文字表述,非首都功能其實如果簡單用文字表述的話,我個人理解,可能會限於一些字面的含義或者是偏頗。非首都功能其實需要具體量化有很多東西,我們大的方向來說,國家規定的沒有問題。但是我們在具體的執行當中,我個人感覺還是需要具體的很多的細節性的量化,如果沒有,我們眉毛胡子一把抓,很容易傷及需要的功能。


如果我們按照中央的角度理解,我們把所有的符合中央定位的功能,那些不符合首都功能要求的那些疏解出去的時候,對豐臺來說是有機會的。首先從空間角度上看,我們城六區,特別是城六區當中的東西宣崇,東西城很多大的不屬於首都功能的內容要疏解,還有一些總部等等,要疏解出來,疏解去哪?是出北京的行政邊界,還是出城六區,還是怎樣,都需要認真的具體的去細化。


所以從總的角度來說,空間上,剛才我聽了陳耀老師的演講,有很多空間的問題,豐臺區是屬於發展滯後的或者發展不均衡的區域,有一些功能確確實實也是可以疏解到豐臺來的。我個人的觀點是,豐臺區的發展時間並不多,從區委區政府把工作重點從農村工作轉向城市非常早,八幾年就開始了,但遲遲沒有把重心轉過來的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北京在那20年是向北發展,在那些區域發展。就是它的城市發展重心是和大的北京發展戰略是不匹配的。現在說非首都功能疏解,新的定位有了,豐臺就可以借勢發展了。這是符合北京發展要求的。


豐臺恰恰是在北京向南發展,城南計劃已經兩期了,換句話說,北京可以用作發展的騰挪之地不多,東西北幾乎都沒有了,只有南部還有很多的發展空間。再加上京津冀協同發展的要求,這個方向可能會更加有代表性。所以在新的定位當中,新機場定位在南部,這是帶動三個區域發展的。所以從這個角度上看,機會來了。所以我覺得新的首都功能定位,給我們提供了這樣的機會,我們確確實實欠發展,我們還有空間,這是給豐臺帶來的最重大的機會。


剛才陳耀老師展示的總規的那幾張圖,都是非常重要的圖,建議我們企業應該認真研究,都是在向南,並沒有特別可以強調向西或者向東,西和北基本上就是生態涵養,向東也沒有特地強調,向南的方向更是重點。所以我們的行政副中心或者城市副中心在東邊,那麽我們未來的經濟中心在哪?我們必須得考慮這個問題。


包括我一直在思考的我們現在騰籠換鳥,籠子是好騰,鳥怎麽進來呢?這是給我們豐臺政府提的一個非常具有挑戰性的課題。籠子好騰,鳥如何招進來。我們能看到很多空間存在,但是內容在哪,活力在哪,這是最重要的。豐臺有這樣的歷史機會,有這樣的空間,有這樣的優勢,包括陳耀老師剛才總結得非常多,我覺得未來幹得好、幹得不好,首先看政府,其次看企業。我們確實有機會,但是這是嚴峻的挑戰,不是說有了機會就可以怎麽樣,但是這個機會對豐臺來說非常非常重要,前30年,那20年基本是向北。包括奧運會,也是最終選址在北邊。還有當時五幾年天安門廣場擴,形成現在這樣的規模。當時老百姓清到哪呢?南城。南城不是指豐臺,當時說的南城是指崇文、宣武,豐臺屬於郊區。所以現在來講,這個機會非常珍惜。


姜鐵英:非常感謝陳老師,我也很認同您的觀點。幾年前在地鐵裏有一個廣告詞,讓大家印象很深刻,“天安門向南30公裏”,感覺這個地方離中心又很近,又很遠。實際上您剛才的看法我也很認同,實際上一直以來北京的發展,一方面是向北,有很多發展的機遇,也有很多商務區的建設,也取得了很多成績。但向南一直以來,能夠提及到的北京南部地區,讓人印象深刻的不多。所以我們這次提到打造首都商務新區也讓大家看到了豐臺發展的契機。從國貿商務區到金融街商務區,基本上都是在長安街往北的方向,商務區選址的時候有哪些促成的因素,豐臺打造首都商務新區的時候它的優勢是什麽?


陳誌:這又是一個比較難回答的問題。其他那幾個區域打造,應該得益於改革開放的大勢。當時我在政府機關工作,金融街的發展,90年代初定位。在這個發展過程當中,實際上國家傾了非常大的力量,特別是北京市傾註了非常大的力量,而且在當時的發展,做了從阜成門到復興門這一條相對比較寬的西二環的金融街的發展,是把國家的所有金融機構的總部基本上囊括。最南端是央行、工行,再往裏推,挨個數全能數到,後來長安街上的招行大廈等等。確確實實那個時期沒有總部,沒有這樣一個專業的或者集中度相對很高的金融服務密集的空間,而且當時在做這樣的方案的時候,上海也和北京在爭金融中心的定位,最終定位在北京。我們叫把總部定位在北京了,很多的結算、很多的金融內容可能還是在上海,但是總部基本都在北京。所以這樣的發展也經歷了相當漫長的過程,絕不是一朝一夕的。今天把地征了,把規劃做了,明天開發商把樓建了,後天總部就進駐,不是這樣的,非常曲折,經歷了非常漫長的過程。但是總的來說,它是處在國家發展的快速上升期,是大勢。


CBD是相對偏民間。北京最早的商圈不是CBD,而是燕莎。如果在北京有20年以上的工作經歷的話,應該會體會得到,燕莎是最早的商圈。當時燕莎周邊還都是郊區,三環路周邊還都不行的。但是德國人選了這麽一個地方,然後陸陸續續的經歷了一段時期以後,各種各樣的建築在燕莎地區發展起來了。當時望京還沒有。所以那個時期的發展,燕莎是最大的商圈。後來才有了大北窯這個區域,國貿那個位置很早,像旁邊的最早的改革開放時期小平同誌批準的,是合營的,十幾年以後還回來。那個時期國貿商圈也好,形成了CBD也好,實際上是經濟發展大勢推動的,民間有極高的經濟活躍度,自發的形成了商圈。包括我們非常著名的秀水,在那個時期自發形成。


所以金融街是國家有意識打造的,CBD是民間發展的。最大的特征就是具有大勢推動的效應。麗澤也是傾盡了全力,也將近十年,但是我們現在看到的是樓,沒看到內容,給豐臺區仍然提出的是挑戰,還沒有看到成果,現在還沒有給豐臺創造更多的稅收,還沒有給我們市場帶來更大的活力。當然了,現在還在建造過程中。所以這個需要政策、需要放活、需要開放、需要改革。所以在這樣的情形下,我們如何把我剛才所說的這四個需要,和我們的首都功能定位結合,是對豐臺區政府的挑戰,也是對有關部門決策的挑戰,需要智慧。如何平衡各種關系,如何平衡人的問題,比如我們的總部都進不來,這個地方什麽人去呢?有各種各樣的限制,什麽人會來呢?你對於比較寬的一個尺度,沒有量化、很模糊的尺度,對具體操作人員這是要留下的企業還是要出去的企業,我們目前正處於這樣的困境當中,不知道將怎麽辦。


包括徐總,我去他們石榴莊那,也是一個相對小的商務區,現在發展也很多,怎麽把產業進來,怎麽把企業引進來,現在很多樓不允許註冊,或者企業努力地去招商,進來了有什麽好處呢?這是最現實的問題。或者說給我多大的經濟自由度,這都是問題。


所以可能豐臺發展,雖然趕上了這樣一個時期,但是應該在更高的高度,對我們豐臺區政府,包括各級管委會提出這樣的挑戰,我覺得挺難的,壓力挺大的。籠子騰了,鳥就得進來,但是如果按照那樣一個要求去做的話,什麽樣的鳥進來,來的都得是金鳳凰,全世界有多少金鳳凰。我們接觸了很多開發區,所有開發區設立的時候,明確都要求最好把世界500強弄進來,全世界就500強,北京市全分了。其實想的就是最好把稅收都留我們這兒,都是本位主義。


所以怎麽去平衡、怎麽去協調,因為我們不是政策制定者,我們只能從旁看、從旁提示。我們的總規到2035,我們看到了發展的要求、高度,我們也做了很多暢想,給我們提出了非常細的要求,但是我們現在和現實之間的空間,我們如何迅速的把它彌合,把兩層的東西合在一起,不能形成兩張皮,如果把這兩個東西形成一體,這最重要,需要企業,企業又需要動力,動力來自於企業的盈利,如何操作,如何兼顧。進來那些企業也得有合作。


所以我個人覺得可能短期內還看不清,但是長期大的趨勢是給了豐臺這樣一個機會,長期看問題不大,但是具體細節如果解決不好,就會從一個有利的方向變成沒有利了。我過去說得有點悲觀,但是我看到具體的一些細節確實是不利於市場活力,沒有經濟活力就很難把金鳳凰招來。籠子是騰出來了,騰籠是很好做的,我們甚至可以暴力行政,但是籠子騰出來了,鳥怎麽進來,鳥都不往裏飛,這是我們最大的難題。


姜鐵英:非常感謝陳會長很精彩的論述,其實這些問題應該是在新的一年當中或者未來一段時間豐臺應該去認真思考、去解決的提升自己發展質量的問題。對於首都商務新區如何能夠激活豐臺的商業活力,在北京的南北均衡發展當中扮演更重要的作用,我想請教齊鑫渺齊總,您怎麽看這個問題?


齊鑫渺:這個區域從歷史來看,整個豐臺區域確實是北京市的價值窪地或者之前並不太被重視的區域,這個區域前期的發展思路會慢一些。包括各位老師講的關於整個區域的發展,包括政策的扶植,軌道交通的利好,包括新興產業的帶動。整個區域未來一段時間內會迎來高速爆發增長的階段。


包括2014、2015年,包括在座各位都陸續在這個區域拿地,證明大家對這個區域的認可度還是非常高的,對未來發展的方向性的判斷是非常一致的。我們在豐臺已經兩年了,我們看到12月22號萬達開業了,已經開始有一些動向,對整個區域的價值提升是非常好的輔助。


從我們公司來看,現在除了我們自己的項目住宅,我們現在也在做輕資產運營的嘗試,包括我們也做了新的商辦寫字樓的嘗試,可以看出我們對這個地方的信心不僅在於住宅,而是在於整個政策和產業帶動的紅利所形成的契機。


姜鐵英:怎樣把潛力釋放出來,變成未來的紅利,是需要探討的問題。


剛才嘉賓在演講的時候提到了南苑濕地公園1.4萬畝的面積,對於地產開發商來講,未來可能提供的不僅僅是簡單的住房,而是要提高整個住宅的宜居的質量,在這個過程當中,生態的居所也創造了很高的角度。今年在北京過冬的人都有一種很切身的感受,今年北京的天是真藍,往年都跑海南去了。我想請教陳浩宇陳總和柳湘第柳總,南苑濕地公園給我們帶來巨大的生態資源,發展這樣一種綠色宜居的首都商務新區,對區域的居住價值和地產的價值有哪些更大的提升作用呢?


陳浩宇:當時2003年我一個朋友來北京,想買房,讓我給推薦,他說除了長安街以南都可以,我說那怎麽辦?他說通州吧,不貴,還可以把省下來的錢買輛車,每天上下班。我說不行,走一年可以,走十年,受不了。到現在來說,交通比以前好很多,但是目前來講還是沒有完成解決。


我當時給他推薦哪呢?當時是2004年,我說你買草橋吧,在玉泉營橋那塊,就是在南城。因為他在西單上班,我說你往南一走,就到家了。他說不行,風水不好。第二,水不好,空氣不好。下風下水。但是這幾年的發展已經改變了豐臺的很多地理條件,比如南水北調,我是湖北人,葛洲壩也是湖北的,從湖北把整個丹江口那邊的水,包括長江沿線的水調到北方,北方的水很硬。奧北森林公園10200畝,南苑濕地公園14000畝,環境很好。


回到葛洲壩地產,我們把全中國現在目前的綠色節能的專家,包括一些院士都請來,為我們做了5G地產的研討,我們葛洲壩地產提出的就是高價地產和綠色健康,居住需求對北京人來說是如何住得更好、更健康、更環保、更舒適,是大家都探討的問題。現在高端項目一直在說,精裝修的虛的東西越來越少,大家現在裝修上越來越弱化了,更多的是講究居住的舒適性。但是我們更傾向於去做更好的房子、更綠色、節能、環保的房子。所以我們葛洲壩地產提出來的也是這個項目,我們12月22號北京項目剛好在豐臺有一塊地,2015年取得的,今年年底做一個亮相。到時候我們會在1月份左右會跟大家面世。


陳誌:你們做毛坯嗎?


陳浩宇:因為我們的項目董事長請了專家來研究,5G科技,我們做的就是給大家打造綠色、健康的房子,如果做毛坯的話,我覺得在體現上面目前來說是不足的。我們希望把綠色健康科技系統,包括恒溫恒濕新風系統全部引入,如果是毛坯的話,目前作為業主來說,技術還是欠缺的,所以我們還是希望做精裝。


柳湘第:天恒在豐臺開發的項目,受益是最大的,我們兩個項目,有一個是公園懿府,當時起這個名字的原因是14000畝的濕地公園,除了這個公園,我們項目周邊有12個公園。通過公園懿府的業績可以看到現在的客戶對於生態環境有多看重。我們新入世的天悅壹號也是直接受益於這個規劃的,今年四季度才入世,業績非常好。我們也對公園地產的價值做了很深入的研究,我們看奧森就是很好的例子,奧森周邊的二手房價格,從中軸線再往南,價格都出現了倒掛。所以森林公園對周邊價值的影響非常明顯。


不光是中國,我們看紐約中央公園旁邊的豪宅,也是這個概念。我們深有體會,而且確實是對規劃中的濕地公園非常有期待的。


除此之外,我們也非常看好所謂首都商務新區有很多新的增長點,剛才陳老師講得讓我特別在思考,就是騰籠換鳥的命題,500強就這麽多,上哪搶這些500強過來。但是我們對規劃解讀過程之中發現了比較好的點,在商務新區定位裏,有很多新的增長點,實際上是和現有的金融街也好CBD也好,其實很多經濟業態在北京是散落在很多角落,不像說我是做金融的,都去金融街。並沒有一個已經成型的主場。比如說我們旁邊做的足球小鎮,22萬平米,是一個體育經濟的孵化器,實際上體育經濟在這些年在中國發展的規模非常大。金融街、CBD都找到了它的位置,我們豐臺全新的規劃,它的經濟增長點就非常明顯了。


還有雙創,首都功能,高新功能的產業,對豐臺的承接來講都是非常有好處的。


我們今年兩個項目成交量比較大,我們年終做了一個盤點,成交的客戶豐臺的比例越來越低,就是地緣客戶越來越低,朝陽、海澱、西城,甚至有的客戶在北四環,甚至順義看房,後來跑到豐臺,跑到四環南邊一點,跑到天悅壹號,從客戶的角度來講,他們對豐臺的新區規劃非常關註,也非常認可。這是我很切身的體會。


姜鐵英:謝謝柳總。我們剛才在臺下交流的時候,講今年有幾個項目賣得特別好,現在北京地產的價格和價值一方面取決於市場調控的力度,另一方面周邊的環境成為了地產很核心的競爭力。人們在考慮交通,包括子女上學,基本的這些區塊的因素之外,對於地產所居住的周圍的環境,特別是生態環境的需求實際上是在不斷提升的,可能也是未來北京特別是一些地產企業去擴大自己的增值空間的重要途徑。同時在一定程度上,包括柳總這邊這麽好的銷售業績,也恰恰說明豐臺在這些方面有很大的可挖掘的潛力,它的確是發展得相對慢一些,較其他城區的發展沒有那麽快速,但實際上剛才包括專家們講到的後發優勢,特別是十九大報告提出來的生態重視,這是豐臺下一步發展的很重要的聚焦發力點,應該是一篇很大的文章。


剛才柳總講到註重科技創新,如何把科技創新能夠和百姓的生活結合在一起,這也是很多地產企業也好,或者提供大型服務的供應商也好,去考慮的很關註的一個問題。特別是在現在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國家的積極引導之下,啟動首都商務新區的建設,如何能夠吸引高端人才和高端產業的進入,徐總您有什麽樣的觀察?


徐振峰:首先感謝新京報提供這麽好的平臺來探討豐臺。為什麽有這麽一個感謝呢?是因為無論是從各位專家的發言,還是從我們平常的生活體驗,大家都覺得說起豐臺,它不像城六區,更像郊區,但是實際上因為我們是跟其他企業不一樣,我們原來更多的項目是在通州多一些,現在我們集團總部也搬到豐臺來了。兩年了,我們不斷在跟豐臺區政府在匯報,也在不斷跟豐臺區政府在共謀發展。


前幾天我們在園區管委會看到一些數字,中關村豐臺園前三季度的GDP是37.4億,增速是在所有北京市科技園區當中是第一的。中關村科技園是以不到1%的面積產生了整個豐臺的1/4的收益。而豐臺有大量的企業可能不像其他的區域一樣,是一些所謂的世界500強,很耀眼,而豐臺的企業是什麽企業呢?比如軌道交通、航天一院、航天二院,軍民融合的企業,他們的行業屬性限制了,它是2B或者2G的企業。所以我感覺豐臺是一個巨人,新京報應該多幫這樣的巨人呼籲,它的後發優勢很強。


剛才講到軍工、航天、軌道交通、高鐵,我們石榴中心這幾年所做的重要工作就是幫助政府來補強在創新、創業方面,因為石榴中心這個項目很早的時候是按照住宅立項,後來調成商辦,後來又成了科技園區。區政府把我們批成中關村科技園豐臺園分中心,我們跟以色列等在創新創業做得比較好的國家來做跨界集群,我們跟以色列合作的是智能硬件創新空間,還有跟美國合作的創新空間,現在都成為國家級創新空間。所以在吸引一些創新企業方面,豐臺還是有很大的優勢。我們跟這些創新創業企業打交道的過程中發現,他們為什麽到這裏來呢?他們說雖然望京的逼格很高,中關村大學很多,但是還是希望能到南城來,第一可能就是南城的宜居性,讓他覺得原來這是一個窪地,很多人還住在南城,大家買房子不知不覺到這兒來了,吸引高端人才、創業人才,很多人就住在宋家莊這一塊,宋家莊是一個交通樞紐,通往亦莊和4號線、10號線非常方便。


騰籠換鳥這兩年一直在討論,吸引什麽樣的鳥、吸引什麽樣的鳳凰來,我的感覺是,一個企業要想長遠發展,一定要跟這個城市、跟這個政府放在一起,我們一起來做這個工作。


“煥新一座城”,我們不僅僅是做地產的事情,我們是希望幫助政府一起來發展。這是我一點點的體會。


姜鐵英:今天下午用了兩個多小時的時間,把北京市新版總體規劃正式公布之後,我們對豐臺的發展進行了比較深入的探討。豐臺現在需要考慮的事情是,如何充分發揮自身的比較優勢,不能去完全照抄照搬城六區其他區域已有的經驗,還是要走出自己的特色。其實我們看北京的南部地區,如果再往南看,雄安新區,這個區域是一個連接、過渡的區域,這也是區域發展未來很重要的方向。


再次感謝臺上的嘉賓非常精彩的分享,也感謝大家關註我們這個板塊的主題論壇。我們這一板塊到此結束。謝謝大家。


主持人:感謝姜鐵英老師的主持,感謝各位嘉賓的精彩研討,剛才的兩場主題論壇從多個角度闡釋了豐臺區域的發展潛力與未來方向。這是一場與首都商務新區、與新豐臺的深度對話,是對其發展中的機遇與挑戰的深入思考與探討。全北京,向南望!南中軸是歷史與現代的交匯、傳承與發展的融合,更是北京面向未來、引領創新、恢弘拓展的戰略重心。我們相信,隨著新總規的深入實施,豐臺必將建設成為產業轉型升級示範、環境優美、宜居宜業的面向國際交往的重要門戶,成為首都高端商務發展的新空間、新名片。


今天由新京報主辦的“恢宏南中軸,未來在豐臺——豐臺區域發展價值論壇”到此就圓滿結束了,感謝各位領導、各位專家學者以及地產業界的嘉賓,也再次感謝本次論壇的支持方:天恒集團、中糧地產、中國葛洲壩地產、中國金茂 、招商蛇口、泰禾集團、魯能集團、石榴集團,感謝大家的支持與參與!


CopyRight © 和訊網 和訊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rd 版權所有 復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