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了解更多關於《 》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放棄閱讀
註冊

40年·大咖說|任誌強的“炮聲”會湮沒在歷史洪流中嗎?

2018-06-07 07:19:25 和訊房產  李霂軼
  40年歲月,彈指一揮間。改革開放40年,對於像任誌強這樣已入花甲之年的企業家來說,改革的烙印已經深入骨髓。

  1978年,改革開放,任誌強28歲,是其參軍後第九年,在總共十一年的軍旅生涯中,他表現優異,入黨提幹,先後任排長、參謀等職,榮立一次二等功,6次三等功。1984年初,任誌強加入華遠公司,同年擔任北京市華遠經濟建設開發總公司建設部經理。

  自此以後,伴隨著改革開放的熱潮,任誌強與房地產這個詞有了千絲萬縷的關系,歲月流淌,愈演愈烈。中央關註,大眾追捧,所有人對這位雖然退休卻仍舊炮聲隆隆的企業家有了情愫:熱愛、反對、敬佩、保護,各不相同,但實際上“曲高和寡”,任誌強想要表達的未必已全道明,反復的聲討暫時沒有得到成效,高舉的靈魂大旗又有幾人看見並理解?

  這些,任誌強怎麽不知道,這位有著11年軍旅生涯的老兵重視格局和意義,他在尋求一種方式實現他的價值,為此,他千千萬萬遍,無奈,任大炮的“聲音”或終將湮沒在這時代中。

  “我不說,房價就不漲了嗎?”

  2013年,一篇任誌強的專訪《炮轟他、贊成他》極好地為這位網紅做了人物註腳。

  一個問題是,多年之後,炮轟任誌強的“吃瓜群眾”開始擁護他,贊成他的人開始去保護他,不同的是,各大活動在介紹任誌強時,頭銜從“華遠董事長”到“知名財經評論家”,彼時,房地產行業發生變化,從政策到企業,而任誌強依舊是任誌強,他一路唱多,房價堅挺,而這個時代“投機”已構不成罪名。

  任誌強很清楚,“很多人說房價是我炒上去的,但我不說,房價就不漲了嗎?”

  歷史大潮從不問個人同意與否,它轟然而至,包括任誌強在內的個人只能是無能為力。與大多數企業家不同的是,任誌強選擇了表達,並且說了實話。

  從2004年的“831”大限開始,他的發聲影響一次大於一次。同樣是在2004年,房地產行業掀起不可抵擋的發展熱潮,房地產企業的全國化經營發展兇猛,外資開始成為開發商重要的融資通道。僅2003年一年,中國房地產開發利用外資228.2億元,同比增長34.2%。

  此後,房價一發不可收拾,先後經歷2006年的A股牛市刺激、2008年的房企瘋狂融資、2013年的小高潮等,房企一路歡歌一路高漲。

  作為地產界的忠實死多,曾有統計,任誌強的9次預測,命中率達到100%。

  但是,任誌強真正想要的是什麽?自1978年改革開放以來,市場化的洪流便洶湧而來,1998年,國務院發布《關於進一步深化城鎮住房制度改革加快住房建設的通知》(國發【1998】23號),這宣告自新中國成立以來近50年的住房實物分配制度的結束。我國城鎮住房制度改革開始,住房商品化等一系列住房制度改革陸續開始。

  此時的任誌強擔任北京市華遠集團總裁,華遠集團公司總經理,同時兼任北京市華遠房地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總經理。這一年,距任誌強加入華遠的1984年已是一十四年。

  此後房地產市場化進程中,住房條件改善、金融支持、城市化進程、房價形成機制等一系列體系,都開始市場化。2016年的“931”新政後,房地產的調控浪潮不曾停歇,大有一浪高過一浪的架勢,房地產長效機制的建立已成為迫在眉睫的中央目標之一。

  今年是任誌強正式退休的第四年,是中央重拳調控的第三年,同時是改革開放四十周年,房改二十年。在這個過程中,任誌強在做什麽?

  似乎,任誌強是屬於“聲音大過事業”的企業家,多年奮戰,他曾任職董事長的華遠地產仍無太大“長進”,他一心“奔走呼號”的房地產行業的發展或也並沒有如他所願。

  結果談何容易?

  和訊房產向任誌強拋出問題,“改革開放四十年來,房改二十年來,你對房地產印象最為深刻的一件事是什麽?”,他毫不猶豫地回答,“黨政分開,中國的房地產要解決城鄉差別,土地制度和戶籍制度問題。房地產是中國的房地產時,不再是城市的房地產就行了。”

  這不是他第一次提及這兩大制度,但談何容易,土地制度涉及地價問題,土地財政又是政府尤其是地方政府難以擺脫的重要財政來源。任誌強表示,“土地財政占的比例也很大,幾萬億。北京今年大概2800多億土地的收入,如果把這些扣除了,對我們的財政影響多大?”

  據相關媒體報道,在2017年年初遼寧承認經濟註水之後,2018年初又一省區曝出經濟數據不實問題。近日舉行的內蒙古全區經濟工作會議上,自治區黨委“自曝家醜”,稱“自治區政府財政收入虛增空轉,部分旗縣區工業增加值存在水分”。

  繼遼寧、內蒙古之後,天津濱海新區也加入了大幅調減經濟數據的隊伍。此次天津濱海新區將2016年GDP從原來公布的10002.31億元調整為6654億元,意味著濱海新區2016年GDP縮水3348億元,縮水幅度達三分之一。

  如若撇開土地財政,地方的GDP將縮水多少?地方政府又拿什麽補這一大洞?

  戶籍制度涉及一線城市資源、人口過於集中的問題,並且,戶籍制度早在“知青上山下鄉”之前便被提出,已到了“根深蒂固”的程度。

  曾有學者比喻,戶籍制度就像一個貨架,這個貨架上承載了房地產、社會保障、醫療、教育等眾多的功能,沒有人想象,這個貨架一旦被抽離會發生什麽?

  對於房地產市場的發展,任誌強提出了自己足具勇氣的解決方案,但是這個解決方案是否可以落實?又需要多少時間?無人得知。

  和訊房產詢問任誌強,“過程重要,還是結果重要?”

  任誌強眼神遊離但堅定,“我個人認為,最終是追求結果,但是如果沒有過程,永遠不會有結果,所有的過程,最終都是為了結果。”

  在這一方面,任誌強或許是無奈的,這麽多年,土地制度和戶籍制度也在發展過程中,房地產的發展走向無人得知,房地產市場仍在發展中,房價漲漲落落,房價仍舊高企也將會更高,開發商和地價誰是房價的最大推手仍為人們爭論,市場和政府之間無時不刻不在上演著博弈和輸贏。他作別房地產市場多年後。他有滿腔熱血,自然也會有無可奈何。

  中國的結果在哪裏?任誌強,“中國還沒有結果,還在過程中。”

  任誌強的意義?

  在2018年這個特殊節點,視線前所未有得聚焦在歷史的長河裏,在這股仍奔騰不息的洪流裏的,任誌強都顯得格外微小,華遠地產仍在略顯惡劣的房地產市場中搏鬥,以求上位。任誌強、王石、馮侖、潘石屹等企業家各有色彩,但談及房地產發展中的地位,恐怕仍要就發展結果來論。就發展結果之一的企業發展來說,任誌強或是弱於王石的。

  至今,任誌強仍以不同的姿態活躍在房地產市場,他的每一次發聲仍是“一石激起千層浪”,他80%的時間放在了公益,20%的時間和其研究團隊REICO工作室繼續研究房地產市場。

  略顯諷刺的是,大眾對任誌強的印象多停留在“唱多者”領袖,但任誌強真正想要的是什麽?他清楚知道美、日房地產泡沫與中國房地產市場的不同,他大量的言論是基於調研,向來坦然的任誌強說出了事實,輿論發酵,任誌強便成了大部分公眾看到的“任大炮”。

  曾有人將任誌強與董卓作比,董卓曾在《三國演義》裏道出那句“我為天下計,豈惜小民哉”,該言論將任誌強稱作,“我為投資人計,豈惜小民哉”,少有人知的是,任誌強大量關於福利房的言論證明著他在為民請命。

  任誌強曾在其著作《任你評說》中頻繁抨擊房地產制度,其中的一段是這樣描述的,“只有堅決得堵住這些制度性腐敗、徹底地砸爛’最後的晚餐’的飯碗和餐桌,讓除了廉租房以外各種打著保民生名義而形成的國家財富再分配的制度性政策都退出歷史舞臺,真正實現市場化和保障性的雙軌制,才能讓中國的經濟和收入分配都進入正常的軌道。”

  業內人士曾表示,“類似任誌強、王石這樣在前線的企業家,政府會定期聽取他們的意見,肯定有一定影響,但是政府歡迎任誌強的言論嗎?”

  在推動政策發展這方面,任誌強是有收獲的。他曾說過,“REITs最早出現在2003年的18號文件,當時我參與文件討論時提出引入建立REITs,很多人反對,最終沒寫入18號文件正文,但提出醞釀後發展的意見附在文後。直到2016年6月份,國務院發文把REITs這個英文寫到了文件中,要穩步推進房地產信托投資基金試點。”

  這件事或許稱得上任誌強為之驕傲的事情。這份驕傲或多於他的言論讓很多人發了財這件事。

  在最新的任誌強言論裏,他仍是堅定的“死多”,觀點其來有自:要達到70%的城市化率,總量至少要翻一番。即使我們現有的存量上的折舊,如果按5%計算,也超過了我們每年10億的竣工量。按社會發展趨勢說,我們離70%的城鎮化率還早著,我們房子最後還要翻番。

  某上市房企的董事長表示:任誌強以前的預測都是對的,但這並不代表以後他的所有預測也都是對的。任誌強本文中的很多觀點是對的,但結論可能是錯的。現在遇到的不是周期性波動而是結構性調整。現在房屋資產的有效需求中,投資性需求占比過高,真正以居住為主的有效需求並不如想象的那麽高。

  但是,市場仍在期待任誌強繼續唱多,即便他的“唱多”對房價並無太大影響。

  任誌強生於1951年3月,在38軍當過參謀,性格剛烈,難能可貴的是,幾經沈浮,他仍敢於對政策發難。

  他曾說,“我們那個年代的人都是這樣。“回首看,歷史上沒有任何一代人像50後經歷的歷史變故多樣且波瀾壯闊,中國的房地產發展中,任誌強也只有這一位。只是,滾滾洪流裹挾著個人發展,任誌強也只能“冷暖自知”。

  一個細節是,在一次公益活動的媒體群訪中,任誌強說道,“表達需要勇氣,一家媒體報道出來,其他媒體也一起報道,這樣才能產生影響力。”對於房地產市場又何嘗不是如此?多年以來,任誌強關於房地產的表達,得到了多少企業家的聲援,這其中的影響力才是彌足珍貴的。

  任誌強歷年來重要觀點

  2005年

  對於炒房行為,任誌強表示:買賣有理、炒房無罪,禁止炒房就是違憲。

  2006年

  在南京的一次會議上,媒體讓其預測一下房價走勢,任誌強說:“不用預測,歷史證明所有的房價永遠都是上漲的。從來沒有一個國家的房價是下跌的。”

  2008年

  如果嚴厲的調控持續下去,不僅影響的是房地產行業,甚而是整個中國經濟的一場災難。

  2009年

  買不起房的人不要覺得是榮譽,那是恥辱。你買不起房是因為你沒對社會做出貢獻,幹嘛不回農村,買不起房的人都是沒努力工作。

  2010年

  限售跟保護主義沒什麽區別。北京是屬於房價上漲過快的城市,所以要遏制。但其他很多城市情況不一樣,所以這個限購在某些城市執行是有差異的。

  2011年

  關於中國過於宏大的保障房建設目標,任誌強表示:完不成。傻瓜都能算出來的賬。就是我們的領導算不出來

  2012年

  限購是最爛的政策,心肌梗死的時候,不是給你吃窒心絞痛的藥,而是打封閉,死不死沒關系,不疼就行,就像現在的房價。

  2013年

  我絕不會以一個城市情況代表整個中國的城市,可能某一個城市有一些房產價格上漲過快,但是你說全國、中國房地產泡沫我根本不承認。我不僅今天不承認,以後也不承認。

  2014年

  剛需趕緊買,房價在二三十年內不會崩盤。過去十年,我說房價要漲,所有人都罵我。我想說,十年前買房的人賺了不少錢吧,希望你們把賺的錢捐給做公益事業的人。

  2015年

  2015年你不買房就再等三十年吧。

  2016年

  2017年房價會比這一輪漲的更高!在我有生之年,看不到房價會降。

  2017年

  房地產不管怎麽調也不能讓它掉下去,小學生增長的城市一定是將來房價暴漲的城市。

  2017年

  整體房價還遠遠沒有上漲到合理區間。市場沒法決定房價

  2018年

  出臺政策以後很多人擔心房價是不是會跌了,我個人覺得,越出政策的地兒,越證明房價要漲。不漲他出政策幹嗎?

(責任編輯:徐帥 )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關於《40年·大咖說|任誌強的“炮聲”會湮沒在歷史洪流中嗎? 》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