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權

註冊

焦點丨萬科租金連遭富士康員工質疑 城市不該只高高在上逐利

2018-06-13 07:53:11 中國房地產報微信號  翁曉琳

  6月11日,深圳,富士康工廠區內,一封《致富士康員工的公開信》引得來來往往的工人們駐足觀看。

焦點丨萬科租金連遭富士康員工質疑 城市不該只高高在上逐利

  “裏面的內容就是說要求漲薪,提高住房公積金繳納數目。”“我覺得要求很合理,為什麽我們在工廠工作就不能享受(住房公積金)公平待遇。”有富士康員工在電話中對中國房地產報記者表示。

  這封公開信還透露了另一個關系到萬科的內容,富士康員工之所以此時要求漲薪,其中一個理由是萬科進駐富士康龍華工廠北門的清湖新村進行改造,他們擔憂城中村房租將翻2-3倍,只有漲薪才能跟上房租的漲幅。

  6月11日晚間,萬科予以回應,稱“改造前後的城中村公寓租金價格是處於同等區間。”這個答復顯然無法解除這些工友們的憂慮,他們在6月12日又寫一封公開信,要求萬科進一步回應最高租金漲幅是多少。

  中國房地產報記者采訪獲悉,其實6月10日的時候,一群居住在富士康龍華工廠附近城中村的務工人員共同召開了一個租客會議,並寫下了《13萬富士康勞工代表致萬科、房東及監管部門書》。提到了萬科與城中村房東簽訂合作協議,或將盲目擡升租金,政府部門應該予以監督。

  這封致萬科、房東及監管部門書稱,深圳,從一個小漁村發展到國際化大都市,每個人都貢獻出了自己的力量,我們願意在此繼續奉獻青春與汗水,我們也希望得到理所應當的權益保護,不致於心灰意冷而離開。“眾貧不能獨富,散財即以生財,與其廢屋空閑向西風而傾塌,欹若雕楹大敞庇寒士而歡顏。”

  “我們能負擔的就這麽多 ”

張貼在廠區的《致富士康員工的公開信》
張貼在廠區的《致富士康員工的公開信》

  1988年,富士康在深圳市挖下了第一個地基,隨後前20年迅速發展壯大,擁有60余萬員工及全球頂尖IT客戶群,為全球最大的電子產業專業制造商。

  光環背後,屢次遭到“血汗工廠”的考問。

  記者看到,這份《致富士康員工的公開信》中寫著:富士康繳納住房公積金比例太低,只有基本工資的5%,遠遠低於標準水平,直接導致員工損失近千元,近年房租一直處於飛漲狀態,工資卻雷打不動。

  “尤其是萬科進行城中村改造之後,預計房租將翻兩三倍,目前單間已經達到700-800元/月,相當於薪酬的三分之一。”

  有富士康員工對中國房地產報記者表示,“普通工人工資每月大約在4000元-5500元,入職越久,底薪每年有200元-500元的增幅。目前其他房企和房東簽署協議改造,租金至少在1800元/月以上。萬科的租金肯定也在這個範圍,而且還承諾房東遞增,這個我們怎麽能負擔得起呢?”

  6月10日,租客會議寫下的《13萬富士康勞工代表致萬科、房東及監管部門書》則提到,萬科在顧及民生與企業轉型考慮下,介入城中村綜合整治業務,提升城中村居住環境,工人代表歡迎並全力配合支持。

  但是,工人們質疑,“在以往‘萬村計劃’業務開展過程中,出現了一些有悖於改造初衷、傷害租客群體利益的事件,13萬富士康產業工人代表在此致書萬科、房東、監管部門,表明自身立場,維護合法權益。”

  工人們提出,有關部門應對萬科改造後房源的租金水平給予指導,參考附近產業工人平均收入做出最高租金價格指引,在萬科與城中村房東12年的合同期內,對每年的租金漲幅做出最高漲幅限制,規範萬科等企業與租客的租賃合同,充分平衡保護雙方權益。

  萬科回應被指“選擇性避而不談”

焦點丨萬科租金連遭富士康員工質疑 城市不該只高高在上逐利

  面對工人的公開信,6月11日晚間,萬科回應稱,“有租戶擔心全面改造後的城中村公寓價格會大幅上漲帶來經濟壓力。事實上,改造前後的租金價格是處於同等區間。”

  按照萬科給出的數據,位於阪田的新圍仔城中村,未改造的單房均價在 800 元/間/月,一房一衛價格區間在1100元-1200元/間/月,兩房一衛均價在1250元/間/月,改造後泊寓的價格區間為798元-1398元 (含家私家電)。

  在福田玉田村,未改造的單房價格區間在 1250元-2600元/間/月,一房一廳或兩房價格區間在2600元-4000元/間/月,改造後的泊寓價格為1398元-2498元/間/月(含家私家電)。

  萬科承諾,盡管付出的改造成本較高,但會努力維持單間公寓的月租金穩定。

  但是,對於清湖村的改造後的租金範圍,萬科則避而未談。

  這也是導致富士康員工在隔天後又發出公開信《被迫搬離的工友 需要萬科進一步回應》的原因。富士康工人們稱,“普通工人,薪酬長期處於低位,對價格極為敏感,”尤其是參照之前萬科改造項目,“萬科公寓的單位面積租金價格提升無疑,另有上百元不等物業管理費、網絡費用等雜費”。

  這些工人表示,萬科初步回應中只間接提到維持改造前後租金相等區域,但並未說明後續每年租金漲幅,“萬科與清湖村房東簽訂合同為12年,租金每年遞增3%,萬科作為未來最大租賃房源供應商,應主動與相關監管部門協調發布最高租金漲幅”。

  ━━━━

  城市與它的勞動者之間如何美好

  讓生活更美好,這是考驗城市治理水平的新價值觀

  萬村計劃,是深圳萬科在2017年啟動的一項新業務,簡單說就是專門從事城中村綜合整治及運營。萬科的目標是在深圳改造100個城中村。

  截至2017年底,萬科已在萬村計劃先行城市深圳市龍崗、寶安、福田、龍華、坪山、南山、鹽田等7個片區拓展33個城中村。

  中國房地產報記者此前在接觸萬科過程中獲知,萬村業務在產品模式上,核心思維就是提倡整村運營、開放式社區管理。

  具體而講,就是對於不同的城中村,采取“一村一規劃”的方案,提取城中村重要元素,對其進行個性化的改造。

  對於樓型規則、樓距標準的城中村(標準村),萬村提出了組團、分批次修繕的做法。

  對於樓型復雜、樓距非常近的城中村(極限村),萬村先設計回家動線,將多棟樓的首層進行打通,並將屋頂平臺聯通,改善客戶空間體驗,並為消防疏散提供更好的解決方案。

  萬科推出此個計劃,也是看到了深圳市政府提出,“十三五”期間,收購、租賃、改建等方式收儲不低於100萬套(間)城中村,引導城中村通過綜合整治開展規模化租賃。

  對於三分之二人口都以租賃為主的深圳,城中村一直承擔著解決新市民人口和流動人口的居住問題。

  萬科這項計劃,獲得了愛惜羽毛的董事會前主席王石的贊賞,他在4月22日的城市共創大會中高調稱,經過40年的開發,深圳現在可開發的面積只剩下20平方公裏左右,每年新增用地面積不足兩平方公裏,深圳的1044個城中村裏居住著60%的城市人口,為解決城市用地問題,萬科自去年開啟了改造城中村的“萬村計劃”,目前已探索出“城中村綜合整治+物值引進和管理+城市化商業運營”的運作模式。

  這1044個城中村為祖國五湖四海來到深圳追求夢想的人提供了第一落腳點,他們是特區活力與競爭力的基石。

  從商業上說,動機很好。但現實中,矛盾已經出現。一邊是開發商加入改造城中村,減輕了政府的壓力。一邊是改造而成的長租公寓是一項前期投入資金巨大、回報周期較長的微利業務。

  這些官方和企業計算認為微利的業務,在成本面前,最後還是要轉嫁到租客身上。而房東願意將房屋交給開發商改造出租,也是建立在租金未來能穩定的上漲前提之下。

  有業內人士對中國房地產報記者稱:“萬科不是慈善機構,就算是微利,也需要盈利。尤其是改造成本就擺著,租金上漲是必不可擋的事情。只是上漲幅度的區間範圍在多少要控制。這就是一個尋求平衡的階段,要萬科這樣的運營方與租客都能承受微利與漲租。”

  另一位房企人士則表示,“有些國企加入城中村改造,實際上賺不到錢,他們主要起的是表率作用,但是大部分開發商進入城中村改造,一方面響應‘租售並舉’的號召,幫政府解決一部分城中村改造的難題,另一方面也是開拓新的市場,以盈利為目的。對原本的居住群體的影響是並不可免,有些能承受的可以繼續居住,但是有些無法承受的人只能搬去租金更便宜的地方。”

  一位不願具名的社會學者則認為,過去,工人和新市民的租客們,都是房租的無言承受者。

  他認為,40年過去了,人們從未見過如深圳這件事:一個階層能夠針對一份可能不利於其利益的計劃,公開發表反對意見,在房地產市場,人們看到的是房地產商公開發表反對調控政策,而針對租金反對房地產商的商業計劃,這是頭一次,就像一塊試金石,它不僅測出了普通勞動者階層站起來要影響政府決策的能力,還測出了一個漸趨開放社會對普通勞動者階層反對意見的寬容和要重視。

  還提醒了城市政府,不管是住房還是房租領域,在公共選擇的制度安排上,除了考慮經濟效應,應該更多地靠近城市社會公平合理的民主管理法則。

  

(責任編輯:常丹丹 HO016)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關於《焦點丨萬科租金連遭富士康員工質疑 城市不該只高高在上逐利》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