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小鎮青年深圳買房記:老家賣房、親友借錢湊首付

2018-06-13 08:15:56 第一財經日報  陳小山

  [程家梵和女友的存款加起來有50余萬,加上賣掉老家的房子拿到的首付款10萬,他們面臨著19萬的資金缺口。]

  程家梵(化名)是幸運的。

  2016年3月18日,程家梵拿到房產證。一周之後,深圳宣布非戶籍購房者購房社保由1年提升至3年。假如買房決定或落實過程稍有遲疑,他將喪失購買資格。

  當天晚上,他和女朋友聽說這個消息後,跑到樓下的便利店買了幾罐啤酒,企圖一醉。買房後,心態變得松弛,房價漲跌不像以往那樣有壓迫感了。

  同年10月,深圳加強限購,購房社保從3年提升至5年,又一撥購房者被卡在限購之門外。

  這種無力感,程家梵在今年3月體會深刻。按原計劃,3月,房子滿兩年後,他會把房子放到中介處掛牌出售,回籠的資金加上和女朋友這兩年的存款一起,置換一套離公司更近的房子。

  但深圳“三價合一”(三價合一就是要做到二手房的“銀行評估價=實際成交價=網簽備案價”)落地,使購買成本有了較大幅度的提升。計劃戛然而止,置身於城市發展的洪流中,程家梵只能且走且看,等待下一個窗口期。

  老家賣房深圳買房

  知乎裏一條熱門問答是“年輕人如何買得起中國大陸一二線城市的房子”,不少回答是家裏提供首付,但提問者真正想了解的應該是,年輕人在不靠家裏的情況下,如何在一二線城市裏買房。

  程家梵是有資格回復這個提問的。

  1991年出生的程家梵大學畢業後,在廣州從事互聯網相關工作。2014年底,為了結束與女友異地戀的狀態,他從廣州來到深圳,進入一家知名互聯網公司上班。

  既然打算在這座全國最年輕的城市落地生根,房子的問題無法回避。程家梵是一點都不打算買房的,他覺得自己還很年輕,應該去享受未完的青春,應該“來相召、香車寶馬,酒朋詩侶”,而不是過早地成為房奴,被城市生活綁架。

  但女朋友是堅決的看多派,她認為在有能力的情況下,房子當然是越早買越好。分歧發生,吵吵鬧鬧過了大半年。

  程家梵來自廣東省一個四五線城市,在老家有一套閑置的回遷房。2015年國慶節前夕,程家梵和女友商量假期的安排,女友提出回老家賣房。原因如下:一是四五線小城市人口持續凈流出,房價缺乏上漲動力;二是,兩人的工作性質決定,不可能回老家生活工作,應該盤活閑置資源;三是,賣房的錢可以用作深圳買房的部分首付。

  程家梵堅決反對,在他看來雖然老家的家人住在另一套房子裏,這套回遷房在他個人名下,但在老家有房才有根。談判破裂,在近一年的反復拉鋸中,女友感到疲憊,當下提了分手,拿著行李箱收拾東西就要走。為挽留女友,程家梵萬分不願,但還是同意在深圳買房了。

  國慶回家賣房,一個月後當地中介幫忙找到了買家,總價是30余萬。

  四五線城市沒有進入存量房市場,二手房交易時間長、流程極不規範。賣掉的房子的首期款收到已經是2016年1月了,在程家梵在深圳買房並做首付的資金監管的前幾天。

  程家梵老家的房子找到賣家後,他們開始在深圳看房。女友記得很清楚,2015年12月25日,聖誕節,程家梵在深圳的社保剛好滿一年,此日過後他們便在深圳瘋狂看房,幾乎每天下班都奔走於深圳各小區裏。

  2016年1月初,他們定下在深圳羅湖區和龍崗區交界的一個二手房。選擇這樣的區域原因,主要是考慮到市區外價錢便宜,但是離市區不至於太遠,總結起來就是在價錢和地段中選一個平衡點。

  雖然小區建成已超過十年,但保養良好,戶型方正,離地鐵很近,生活配套完善。

  他們看中的是一個小兩房,市價200多萬元,首付加上中介費和稅費,需要80多萬。房子選好了,接下來只要解決資金問題。實質上,只要有錢,買房一點也不難。

  向十幾個人借錢交首付

  賣房子給程家梵的業主是湖南人,他們打算把房子賣掉後,就回去長沙發展了。

  程家梵說:“業主夫婦很好說話,爭取之下,他們給了我一整個月去籌款。”

  程家梵和女友的存款加起來有50余萬,加上賣掉老家的房子拿到的首付款10萬,他們面臨著19萬的資金缺口。

  因為各種原因,雙方家庭無法提供資金支持。最後的解決方法是,程家梵和女友各自向朋友、同學借款,“多的借兩萬,少的借幾千,借了十幾個人,最後趕在約定期內完成了。”

  1月底,趕在2016年春節前,程家梵交齊首付和稅費中介費,買房的事情終於告一段落。

  老家房子的尾款遲遲未到,在償債壓力下,程家梵那年沒有回家過春節,自我請纓在公司值班,加班費是平常日薪的三倍。交完首付後兩人口袋空空,這部分加班費最後成為他們買家具、刷墻的軟裝費。

  事實上,老家房子的尾款直到當年8月才拿到,但其間,跟朋友同學借的錢已經還掉部分了。即使沒有這套房子,他們在深圳還是能買得起一套關內外交界處的小兩房,只是借款在19萬的基礎上多加10萬,還款時間再稍微拉長一些。

  簡單的裝修,又空了一個月去甲醛後,2016年4月28日,程家梵和女友搬進自己的房子裏,在這裏過了勞動節,後來又過了大大小小的節日。他們的家,也成為外地朋友們來深圳的驛站。

  女友說,都說來了就是深圳人,但買了房有了家才是深圳人。

  房子是寫在程家梵一個人名下的。比程家梵更早來到深圳的女友,社保一直交在廣州,並沒有購房資格。她一直希望能在廣州買房,“我在廣州上大學,對這座城市很有感情,雖然為了工作來深圳,但還是希望有一天能回去生活。”

  相比深圳,廣州的房價更親民。他們的打算是,程家梵在深圳買房,女友在廣州買房。但計劃被迫改變,2017年3月,廣州限購升級,社保從3年變為5年。這時距離女友獲得廣州購房資格只差4個月。

  考慮到要想在廣州買房,還得再等2年零4個月,女友決定把社保轉移到深圳,並把戶口從老家遷到深圳。這樣的話,他們在深圳換房就能用女友的名額,只需給三成首付。

  “我們本來打算,到2018年3月,房子滿兩年,就把房子掛牌出售,希望加上我們的積蓄,換一套在深圳市區的房子。”

  程家梵和女友深諳此理,他們無意炒房,也不抱暴富幻想,只是兩個在都市裏努力工作的年輕人,希望能改善生活而已。換房計劃暫被擱置後,他們兩人常用趕在社保1改3前買到房子來安慰自己,“我們還算是幸運的。”

(責任編輯:季麗亞 HN003)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關於《小鎮青年深圳買房記:老家賣房、親友借錢湊首付》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